如果有人發現你變了,別往壞的想,你變了,可能是開始變強了:Zacc anson拿剪刀寫故事

我們人生夠忙了~告別負能量,你的價值自己找.....她對我說:顏安神我覺得你變了~你很在意別人的看法,也不想讓別人看穿你的想法....

用LINE傳送
>前些時候我參加了幾位五專老同學的聚會,見到了當年學生時代關係還不錯的女同學,女同學那時候很喜歡沒事寫點東西,我也喜歡塗鴉亂寫短文,算起來是學生時代聊得來的朋友。

>見面。餐敘。聊天。

>幾位老同學聊著這些年自己的感受。我還是跟學生時代一樣,不太會炒熱場子容易語塞,所以幾位男同學一直笑鬧著喝酒,一直主動找話題丟球給我。真的是要熟的人才會知道我>^^’’

>幾位老同學說:

>顏安神(本名省略)你怎麼一點都沒變

>不喝酒就是個自閉兒,喝了酒才會說話開朗,我們看見你喝了幾杯,在聽你說說話,都會覺得心情超好。

>我說:我也是耶~能看見你們,再重新敲杯乾杯,我心情就很好,感覺這畫面就像回到了從前。

>突然那位聊得來的女同學說話了。

>她喊了一聲『ㄟ』然後雙手抱在胸前,冷冷的看著我們。

>她說:顏安神,我覺得你變了。你很在意別人的看法,也不想讓人看穿你的想法,你怎麼長越大,活成這樣子啊。

>我嚇呆了。

>現場男女同學們,也傻住了。
像是三隻烏鴉飛過漫畫書的畫面一樣。對,是三隻烏鴉,既是冷場乘以三倍,比冷還要更酷寒。

>我很尷尬的說:我沒有很在意啊,我也沒想不讓別人看穿自己啊~我跟你們坐在一起,真的很開心內。

>她說:好了。你還是和你五專的一樣。只是現在更懂得偽裝了。

>她的語氣其實就是另一種赤裸裸的扒開我的肋骨,看著我的心臟說“我五專就認識你了,我還不知道你?”的那種鄙視。

>眼看場面很冷,我舉起酒杯自己乾了一杯說:好啦~我變了,你就讓我繼續偽裝一下自己,我現在喝了酒根本停不下來內。

>後來她不再跟我們熱絡說太多話,而我繼續維持同樣的開心。

>散場回家後,也是凌晨了,女同學發了一個>Line給我。

>內容的意思就是不明白我現在為何沒了以往的羞澀,喝著酒大大剌剌的樣子讓她覺得我很辛苦。

>我特別能夠理解她希望我開心。

>只是我專畢業之後到今天十幾年,女同學也嫁人了,男同學們也都成家的成家,外地工作的一堆,成為高階經理人還是老闆的幾位,也都在各自領域擁有自己的一片天。而我,也成為了一位必須要有肩膀跟擔當的沙龍經營者,我當年學生時代時的羞澀,確實一點一點被隱藏了起來。

>>-------------
回覆她的>Line內容大概是這樣:

『十幾年後的今天再次相聚,我看見老同學的時候,現場畫面像是回到十幾年前的學生聚會,我也看見了他們當年的羞澀,我也看見了自己的羞澀。

>坦白說,換做讀書時代以前的我,遇到今天這種被質疑的舉動,我絕對不敢多說不敢多做什麼,只能眼睜睜等著別的同學來救。

你的質疑,我的乾杯,是因為我已經明白了,如果我不主動一點點,自己的那些小羞澀比起大家的熱烈,其實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>無論誰看我喝了酒,游刃有餘的和所有人聊天。其實你也應該看得到我盡量讓每個人都參與到話題裡來,當年的我就是這個角色。多年後的今天,我也是。』

>------------------

>女同學說我變了,變得她都不認識我了。我其實很想解釋>....
但是我沒有,>line傳完,我就沒有多解釋了。

>其實啊,每個人都會變。

>我相信大多數人的改變,都是朝著自己喜歡的方向。我的人生不並不是因為你當年認識的我,現在所以獲得了什麼。我的人生也不是因為你不認識學生時代的我,所以就會失敗啊。

>
我只希望每一個老朋友重新再見的時候,能夠看到彼此身上的優點,時間的痕跡,歲月的磨練。不要說“你變了”可以說“現在的你真不錯”。

>
哎呦~我不是非得逼你們誇我現在很不錯啦。

>只是每個人經歷了不同的事,遇見過不同的人,接納不能接納的,理解不能理解的,現在才以自己現階段最舒服的方式生活。

>如果你(妳)沒有經歷,最好不要輕易覺得別人變了。

>那只是他們不再像你以為的樣子活著,

>-------------------

>我不在像年輕的自己,佯裝完美。我喜歡自婊自黑。

>我不像剛畢業後的模樣,追逐名利。我喜歡簡單自然。

>我不會漫無目的做白日夢。腳踏實地,我覺得蠻好的。

>我也承認自己的三不五時的怯懦,我是人,不是神~

>我不怕告別身邊負能量過大的朋友,喜歡快刀斬亂麻。

>>-------------
每一種你所選擇的生活,都是另外一種的強大。

>每一種外人看到的改變,都是當事人用時間做出的最好選擇。

>如果有人發現你變了,別往壞的想~
你變了,可能是開始變強了~

因為我也是耶~當我發現我變了,開始變得不在意不尊重自己的人了,我確實變了,變得不喜歡什麼事情都要去解釋了。

>因為啊~
【別人無論怎麼評價你,都不比你自己活得開心,都遠遠比不上你自己看待自己的價值來的更加重要】

>
>Author & Salon Owner by Anson> >Zacc Anson拿剪刀寫故事
 

>突然想起小王子裡的一段話:
【審判自己比審判別人難多了。如果你成功地正確審判了自己,那麼你就是一個真正的智者了】

>> >Nomad Hair> 

>>